卓胜融合清华交大方案 迟来芯片终消数字电视标准尴尬
卓胜融合清华交大方案 迟来芯片终消数字电视标准尴尬
作者::未知       发布时间::2008-03-27

转载自:《IT时代周刊》记者/龙 真(发自北京)

卓胜微电子融合芯片的推出使目前地面数字电视国家标准以皆大欢喜的局面收场,我国数字电视地面标准自2007年8月1日开始有名无实的状态自此一朝终结.

备受关注的地面数字电视国标融合难题出现了戏剧性的一幕,也挽回了这场让国家、相关部委和“专家”们都骑虎难下的尴尬局面。
  1月底,卓 胜微电子正式推出第一版地面国标数字电视解调芯片MXD1320。该芯片把清华大学的多载波方案和上海交大的单载波方案融合到一块芯片上,纠正了此前人们 普遍认为两套方案不能集成在一块芯片上的看法,是第一块“真正的融合芯片”。卓胜微电子CEO许志翰介绍说,相比前两个方案的单模式方案,该芯片成本增加 了仅1%。
  《IT时代周刊》获悉,有了内置该芯片的机顶盒或电视机,以后无论是采用上海交大的方案还是采用清华大学方案的城市,都能顺利地收看到国标数字电视节目。
  业内人士指出,真正融合芯片的推出,使我国数字电视国标产业推广的最关键问题得以解决,改变了原有的竞争格局,数字电视产业的大爆发已经到来。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2007年8月1日,我国地面数字电视国家标准在争议中开始强制执行。但国家标准在当时并没有彻底解决两大标准的融合问题。未料,在后来的产业化过程中杀出了卓胜微电子。
  卓胜微电子宣布,它们经过一年半的研发,已在算法级实现了两大标准的融合接收方案。此方案基本不增加任何复杂度,芯片的成本及面积上也无明显增加,最终使国内的广大消费者受益。
  和清华凌讯、上海高清等几家地面数字电视芯片供应商相比,卓胜微电子作为后来者,却为何能率先推出融合芯片呢?卓胜微电子CTO冯晨晖认为,他们进入市场较晚,没有先发优势,但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说,这也是优势,因为他们没有包袱。
  “比如做多载波方案很多年的厂商,很难在现有成熟多载波方案基础上再把单载波加进去,而另起炉灶是需要很大的决心的。对卓胜来说,没有历史包袱。”冯晨晖说。
  冯晨晖的话也侧面反映出了既得利益者清华凌讯和上海高清等的心态。“两家方案厂商还在打架呢,怎么能指望他们顺利完成融合,”某设备厂商高层对清华和上海交大两方都多少有些不满,“他们更热衷于跑马圈地,而不是标准融合。”
 2007年10月,在深圳高交会上,国标地面数字电视信号全国首播,上海高清和清华凌讯两大标准虽口水战迭起,但还是被同时采用。2008年1月1日, 中央电视台高清综合频道在北京地区播出,采用上海高清标准。不过中央电视台许诺,部分节目也将采用清华凌讯的标准,香港则只选择了清华凌讯的方案。
  据业内人士介绍,此前,清华凌讯和上海高清等厂家都推出了融合方案,但只是两个芯片的“直接叠加”方案,芯片成本将被提高30%左右。而芯片价格一般占机顶盒总价的50%,由于采用“双芯片”成本太高,机顶盒企业和彩电企业都对生产融合国标产品持谨慎态度。
 卓胜的切入,不但使两大厂商努力跑马圈地、垄断市场的计划落空,也使它们的既有优势化为泡影。许志翰预计2008年国标地面电视市场约为300万 台~400万台,他希望在2008年实现150万~200万台的出货量,占据市场的50%。“以我们的产品优势,我们没有理由不占一半。”许志翰表现得非 常自信。
  自豪还是可悲
  此前,地面数字电视国家标准实施起来并不顺利的根本性原因是其是一个强制性标准,具有排他性。因此,这也最为商家所看重。
 由中国工程院牵头的国家数字电视标准工作组很清楚标准背后的利益博弈。介入这一标准的不但包括相关的公司、研究机构,还包括相关部委。在分析人士看来, 谁也不能得罪,照顾各方利益的方式也是工作组迫不得已的选择,但由此所导致的结果就是谁都不能取得进一步的进展。融合出来的并不是一个真正实用的方案,融 合各方在成为国家标准之后仍在较劲,互不相让。国标却几乎成了一纸空文。
  2007年10月,面对地面数字电视国标推行的困难,和奥运会的即将 到来,主管领导表现出了极大的不耐烦。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张晓强在一次内部会议上表示,要坚决执行国家标准,坚定不移推进产业化进程。如果确实需要,修改现 有国标方案也在所不惜。这让标准的制订和参与者们都表现出了极大的尴尬。
  “社会上把地面数字电视国标说成两个方案,甚至说是清华的国标或者是 上海交大的国标。卓胜微电子从技术上证明了不是这一回事。”国标第一起草人、清华大学数字电视技术研究中心首席科学家杨知行教授显得非常激动。“很多人都 说,没有全模式,产业化没法做,实际上也不完全,可是这毕竟给人口实。有了它就不能够说没有产业化支持。大家争论的焦点就不在这里了,就在产业化了。”以 数字电视特别工作组组长、中国工程院副院长邬贺铨院士为首的7人专家组也认为卓胜的新算法满足了目前广电部门所提出的模式要求。
  标准制订者们有了台阶下,这固然是高兴的事,但融合的代价却异常沉重。“中国要是举全国之力共同研究一套实用的技术,在2002年就可以开通了,如果可以早点运营,很多事情都可以解决得更好。”国家广电总局广播电视规划院院长姜文波说道。
  据本刊记者了解,出于利益的推动和国标的迟迟不能出台, 已有20多个城市采用了欧洲标准,而国家发改委只为北京等5个奥运城市提供电子发展基金的支持,这20多个城市并不在受支持之列。目前它们已经陷入困境,进退维谷。更多的城市则选择了焦急等待。
  而对于广大的普通用户来说,他们的代价不仅仅是多付出了六年的时间。有权威人士透露,相比30元左右的欧洲标准芯片,清华凌讯开发的符合国标的融合芯片价格在100元以上,卓胜则称它的成本还要增加1%,而这个价格何时能降下来,却还遥遥无期。
  一位北京的数字电视用户表示,“我希望在中国不要再出现类似的例子。相关企业和组织为了一己之私而延滞整个产业的发展步伐。专家不是从科学事实出发,而是从缓和双方矛盾出发,这与我们构建和谐社会的大方向都是背道而驰的。”
  广电电信竞合升级
  与发改委急于推进数字电视产业化的初衷相同,但广电的心态却显得更为复杂。
  高清转播奥运会是广电目前面临的重大政治任务之一。虽然广电部门高度重视,在北京和香港都已经开始部署,但数据显示,截至2007年12月底,地面数字电视固定接收用户数量仅20万户,除了黑龙江和湖南等地用户规模较大外,其他大多数地区的用户规模依然很小。
 此外,广电对于国标方案的获益厂商——清华凌讯和上海高清的态度也并不友好。2007年6月12日,广电总局下发通知,措辞严厉地对部分厂商未经广电总 局许可就销售所谓符合国标的设备表示不满,认为这种行为违规——因为没有一家公司获得了广电的许可。有设备厂商认为,广电总局之所以对国标厂商不满,是因 为当初甄选时,代表广电系统利益的广科院的方案并没有在国标争夺战中达到预期目标。
  而设备厂商们对于上述的各种争斗并不感兴趣。“只要有符合国标的芯片,我们很快就可以组织生产,问题是谁也没有给我们一个准确的说法,谁的芯片是完全符合国标的。” 一家国内知名电视机厂商表示。
  随着卓胜融合芯片的面世,设备厂商的疑惑已经迎刃而解。在卓胜的带动下,数字电视产业化中最薄弱的一节已经补上,也为新政策的出台提供了最好的契机。同时,这个新政策也把广电和电信的竞合带入了新阶段。
 1月底, 国务院办公厅公布了《关于鼓励数字电视产业发展的若干政策》的红头文件,它鼓励广电和电信两大行业相互融合渗透,更明确了双方可进入的“领地”。有关电 信、广电互相禁入的规定至此终被打破。从2月1日起,包括广电总局和信产部在内的六部委将联手推进我国数字电视产业的发展。
  在推动数字电视产 业发展的背后,有运营商认为,新政短期对广电更有利。“之前数字电视电路传输也有电信支持,政策只是明确了这一点。广电可提供增值电信服务,但电信不可能 介入内容制作。” 广电总局副总工程师杜百川也强调,“广电并不很担心,电信应该更害怕,由广电来做融合保险、便宜。”“关键是广电要争得宽带网的运营权”。
  “利益双方都想得到更大的利益分配,但市场发展的趋势必然是合作、互通。两大集团也已经意识到了,达成很融洽的合作才能很有效地推动数字电视等产业的发展,才能够促成三网融合的进一步发展。”行业观察家周军伟如是说。
  面对着全新的形势,虽然各种竞争依然不可避免,但两大部委共推的数字电视产业化的道路已经无比光明。

版权所有 ©Maxscend Microelectronics Company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5018425号